涼涼的光隨著深淺而改變。

我喜歡淺海的顏色,不像是深海裡總是那麼暗那麼安靜,這裡的魚兒很鮮豔又很活潑。

那裡還有兩條長長的鐵軌,周圍安靜荒涼,我喜歡沿著軌道一直游去,想知道最後會在哪裡結束。

聽奶奶說,從前鐵軌的兩邊是地面最熱鬧的地方,很多人來了又去了,很多賣食物的商店,到處都是食物的氣味,冒著熱氣。

看著這樣廢墟般的情景,實在很難想像這裡原本的樣子,還有我也一直都無法想像,食物要怎麼冒著熱氣?

周圍好安靜,就連鯊魚也避開這裡。我沿著鐵道游了好久,最後還是放棄探索這兩條鐵線究竟會帶我到哪裡。

我在這裡附近游來游去,想要找的地標作為紀錄,下次可以從這裡重新開始。

於是我看到鄰近有一些半毀的街道,靜悄悄地像隻受傷的龐大野獸,我小心地游了進去。一尾海蛇從碎磚中游出,一群小魚在我出現時便躲入了黑暗的窗口,我游到一間長滿海藻的建築前研究它破碎的玻璃,最後撿了一片放進背包裡。

很多看板掉在地上,其中有一片不大的木板上的字跡還保留著,我從懷裡掏出沙板和黑貝筆將上面的字描了下來,奶奶一定看得懂這是什麼。

「阿婆皮蛋?皮蛋啊,真是好懷念的東西呢。」

「奶奶,那是什麼?」奶奶的表情讓我好好奇,皮蛋,聽起來像是很頑皮的蛋。

奶奶從櫃子裡找出珍藏的日記本,將白沙和珊瑚膜混合作成的書頁翻的沙沙響。

奶奶的心情很好,每次說起地面上的事情總能說上大半天,但人魚大多厭惡地面人的世界,野蠻未開化的殘忍動物,大家提到地面人都是一臉吃到髒東西的樣子。

所以只有我會聽她說地面的故事,這一點奶奶似乎感到欣慰。

「找到了,」奶奶推了推一個叫做「老花眼鏡」的東西,眼睛幾乎要貼到書上:「皮蛋又叫做松花蛋,將鴨蛋泡在馬尿裡放上一年蛋就會凝固而且變呈黑色,皮蛋又叫做百年蛋,所以吃了會壽命很長。」

我也不懂為什麼奶奶讀書總要戴那個奇怪的東西,戴了似乎眼睛都會看不清楚,不過奶奶說地面人都是這樣的,好像比較酷?

「奶奶,那您有吃過嗎?」

奶奶遺憾地搖搖頭:「我不敢吃,看起來很恐怖。」

「不過,」她加了不祥的一句話,害我因此煩惱了好幾年:「據說是人間美味,一吃就會上癮。」

之後捲子聽說這種奇怪的食物後,她興奮地吐出大量墨水,又在一片烏漆嘛黑中快樂地閃著七彩的光。

「人間美味耶!源,我們自己做皮蛋來吃嘛!」黑暗中她的觸手抓著我就開始跳舞。

「怎麼做?我們沒有馬啊?」

「一定不只馬尿啊,我們可以試試看海馬尿、章魚尿、海豚尿……蛋嘛……我們可以試試看各種魚蛋、鯊魚蛋……啊還有珊瑚的蛋……」

「好不好、好不好嘛?」她不停貼著我撒嬌像著兩尺長的海狗。

「捲……捲……子……」我差點就死在她的興奮擁抱之下。

後來,我們到處偷蛋和收集各種生物的尿,弄得我的地下基地充滿了討厭的尿味,堆了幾百個發臭的甕子。

結果是,我們沒有成功,捲子卻對皮蛋更好奇了,吃不到夢想食物的她整天都是悲傷的灰藍色,後來我偷了一手掌的烏魚子騙她這是成功的皮蛋,捲子果然好騙,她吃得眉開眼笑直說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。

我也終於可以不用在秘密基地裡擺滿臭掉的罐子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關鍵字: 鐵軌/皮蛋

創作者介紹

荒原記事

warmhart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